漫畫/張永文近日,家住西安城東80歲的孫老太很煩:自從上月底辭退了保姆後,她的生活便很不方便,還背上了一個“刁老太”的名聲。想再請個保姆吧,又怕請來的人再給自己添堵。
   辭退了愛說是非的保姆,不明情況的兒女還說她是“刁老太”
   一個月前,孫老太還能下樓打打牌。但自上個月查出尿毒症後,老太太的身體更加虛弱。孩子們還得上班,沒辦法全天照顧老媽,就給老太太請了保姆,希望上班時能少操點心。保姆是熟人介紹的,40多歲,寶雞人,來後就與孫老太住在一起,老太太要求保姆洗洗衣服、做做飯,再就是陪自己說說話。
   孫老太說:“保姆乾好該乾的活就行了,可這個保姆卻有點愛拉扯是非。上個月,大兒子和小兒子因為我生病治療費問題,鬧得不愉快,有一星期左右互相不怎麼搭理。保姆就添油加醋給院子里的人說,我家倆兒子為錢鬧得死去活來。幾個老鄰居聽說後,還專門找上門要給兄弟倆調解。”
   鄰居王大爺說:“這個保姆確實有些是非,當時院子里傳有孫老太太的風言風語,可我到孫老太家一問,人家倆兒子因為醫葯費分攤不均鬧了點情緒,都是一家人,事情早都過去了。”
   孫老太說:“家裡一點小矛盾,就讓這保姆弄得滿城風雨。”這還不算,當時保姆還趁著孫老太倆兒子關係微妙說些不該說的,比如,故意當著大兒子的面說小兒子的壞話,然後又當著小兒子的面說大兒子的壞話,挑撥是非。
   孫老太說:“認清保姆的為人後,我藉口她活做得太粗,把她辭退了。”不明情況的兒女還覺得老太太有些挑剔,笑說:“我媽成了‘刁老太’。”孫老太無奈地說:“刁老太就刁老太吧。除了小兒子,其他兒女不在這個院子里住,不知道保姆的那些事兒。”
   鄰居來送飯是一天最高興的時候,房間就有人氣了
   孫老太有三兒兩女,老伴三年前去世了,現在主要由住同一小區的小兒子一家照料。
   辭退了保姆後,孫老太生活不方便,想再請一位吧,“又怕再請來一個是非人,我寧願一個人躺床上,”她說。現在,小兒子每天早上上班前都會過來看看她,走的時候會留門,讓老鄰居們代為照顧一下,中午一般托鄰居或附近的飯店給母親送飯。再打開電視,以免老人在家太寂寞。
   除了每周被兒女抬出房間送到醫院透析那兩天外,孫老太天天只能躺在床上。老人嘆氣說:“兒子媳婦忙了一天,下班後我不想麻煩他們。平時想洗頭、擦身子都得挨到周末他們休息時。有時想請個保姆也好著呢,又害怕再心煩。”
   昨日,孫老太說:“我這兒沒啥貴重東西,兒子走時也不鎖門,為了老鄰居給我送飯、說話方便。鄰居來送飯是我一天中最高興的時候,房間里就有人氣了。”
   孫老太的小兒子說:“我媽的情況,肯定還得再請個保姆。等過一陣,找個正規的家政公司,請個靠譜的保姆。”
   他感慨地說:“其實我知道,只要我們做子女的一到我媽身邊,她就特開心,我們也會多抽點時間陪陪媽。”
   家政服務還不完善,希望推動訂立“保姆守則”
   西安一家家庭服務有限公司的總經理孫贇認為,老太太與保姆鬧矛盾的故事並不鮮見。目前,西安的保姆市場並不規範,從業人員以農村中年以上的婦女為主,職業化素質、技能確實需要提高。
   另外,也有一些雇主對保姆缺乏應有的尊重,這也是雙方產生矛盾的原因之一。若能推動雇主訂立一個“保姆守則”,並建立對保姆信譽的考評體系,也可以對規範保姆市場有所推進。 社區記者付啟夢  (原標題:“怕再請來一個是非人”)
創作者介紹

盧素娟

dg12dgxjh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